當前位置:訪談企業訪談 → 正文

SDN路徑之爭:到底是誰說了算?

責任編輯:jcao 作者:曹建菊 |來源:企業網D1Net  2019-09-10 16:56:51 本文摘自:企業網D1Net

IDC 2018年報告顯示:全球SDN(數據中心網絡)市場已達到120億美金,其中軟件部分為83億。預計從2016年至2022年,SDN市場的年增長率約為47%,以這樣的增長速度發展, 市場調查分析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最新發布的報告預測,全球SDN市場到2024年將達到704.1億美元。

SDN市場正越來越清晰

實際上,從技術發展的趨勢來看,從技術概念誕生到應用落地,總歸有一段時間的實踐檢驗期。2019年,對SDN 技術的落地而言,似乎得到了很好的驗證。至少在云杉網絡創始人兼CEO亓亞烜看來:SDN市場已經越來越清晰,市場有了明確的預算。相比較前些年的戰戰兢兢,云杉網絡最近三年的營收每年正以三倍的速度在增長。

上圖為:云杉網絡創始人兼CEO亓亞烜

成立8年的云杉網絡,以“技術創造價值”為愿景。但亓亞烜對技術有著很清楚的認知:云杉的確是以技術見長,前五年都在研究SDN技術, 期望做中國最好的SDN企業。但技術并不代表就能創造價值。而價值的體現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客戶的需求越來越清晰,SDN技術在企業里能找到落地點;二是供應商有成熟的SDN產品可以幫助客戶去解決客戶存在的問題。因此,這是一個將技術推向商業的過程。

亓亞烜認為,SDN市場越來越清晰,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1、 從趨勢來看,無論是IDC報告還是Gartner報告,均對SDN有著明確定義與展望,行業對SDN有著很好的預判;

2、 從真正的企業應用來看,VMware在SDN上的營收已達到 10億美金以上,2019年有望達到20億。華為、思科等企業也達到成倍增長。另外還有一些以前做網絡管理、交換機的廠商也在往SDN轉。

3、 從市場角度而言,現在的數據中心網絡基本是云,公有云規模約有1000億的市場,私有云預計也將達到1000億規模。公有云一般會自建SDN,而私有云的1000億的投資里,至少20%的預算將投入到網絡領域,網絡的投入一般是一半硬件一半軟件,因此,SND軟件的市場將達到100億左右。此外,公有云上的網絡服務營收,也是一個不小的市場。

亓亞烜說:“SDN真實的市場規模,以前只存在于研究機構,兩年前我是算不出來這筆賬的。但現在這筆賬可以算得非常清楚。不管從最終產品的定價,還是從市場的規模,設備商的規模,SDN市場200億非??善?。“

SDN路徑之爭:到底是誰說了算?

實際上,SDN發展到今天,除了市場可期之外,路徑之爭也一直是焦點。思科、華為等硬件設備廠商有資金、有客戶、了解客戶需求,對SDN技術鉆研似乎只需要找到頂級的技術研發人員即可。VMware、微軟等傳統軟件廠商,對SDN這一以軟件為主的技術研發,更應該不在話下。但事實卻是,除了上述兩種類型之外,以云杉網絡等為代表的SDN創業型公司也創立了一片屬于自己的市場。

亓亞烜對上述現象的剖析是:市場最終會做出選擇,SDN路徑之爭,其焦點是數據中心網絡市場,到底是誰說了算的問題。思科華為等以硬件起家,這是他們的絕對優勢,因而其軟件設計也大多控制自家的硬件設備。SDN技術以軟件定義網絡,自然不能是封閉式。VMware、微軟等世界級軟件服務商,如VMware 的最大優勢是虛擬化,其SDN策略要求客戶必須要裝他們自己的操作系統,但中國的大部分企業使用的卻是Linux、Openstack等,這是客戶的真實需求。

亓亞烜說:云杉可以控制多家的設備,并且支持Linux、Openstack等操作系統,無論硬件還是軟件,都不需要綁定。

二十年變遷 應用推動了網絡上云

數據中心網絡,到底是誰說了算?回答這個問題,不知不覺間,行業已走過二十年。

過去十年,也就是從2000年到2010年,那是思科一統天下的年代,市面上可以看到的關于網絡的報告,幾乎都是思科的報告,無論是網絡架構,還是市場,思科就代表了行業的發展趨勢。

最近十年,網絡需求由云計算廠商在推動,由上層的系統平臺說了算。例如微軟改造數據中心時,便棄用了某國際大品牌的交換機解決方案,原因在于無法支持其功能。因此,應用正在推動網絡。

行業云和混合云是SDN真正的落腳點

亓亞烜認為:未來行業云和混合云是SDN真正的落腳點,市場表現上非常明顯。

公有云自身有很強的團隊,自己便可以把SDN技術做得很好。而行業客戶幾乎不愿意把業務直接上公有云,但其自身并沒有公有云那么強的技術實力,因此需要共建。另外還有一些客戶,核心數據自建私有云,同時會將部分非核心業務放在公有云上,混合云需求就產生了?;旌显粕先绾芜M行安全管控?這是SDN要解決的問題。因為混合云會導致網絡互聯互通和管控的復雜性的大幅增加,畢竟公有云和私有云無論是服務還是安全等級均不一樣,從而造成網絡管控的復雜。

兩件大事:監控與管控

亓亞烜說:“云杉網絡這些年就做了兩件大事,一個就是監控,第二個就是管控。” 對應于產品,分別是DeepFlow與NSP。在戰略布局上,分別是搶占數據的入口與網絡的入口”。這對創業公司而言顯然是一個聰明選擇。

云杉推出的DeepFlow流量采集與分析平臺,可以采集數據,可以診斷網絡,這是云杉入口級的產品。數據的入口,其核心的作用是把平臺做好,一個好的平臺,并不是看功能的多少,而是要看穩定性。亓亞烜說:“DeepFlow的數據處理速度必須要超過用戶期望值的十倍,未來NSP的性能也要超過用戶期望值的十倍。“

目前,云杉已走過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清華大學校內的研發與創業期,實現了技術積淀;第二階段是2015-2017年,主要以產品化轉型,團隊、組織架構明確為主;第三階段是2018-2019年,進入了快速發展階段,實現了營收的大幅提升。亓亞烜指出:“我們正在進入價值創造階段。“

關鍵字:SDN 云杉網絡 亓亞烜

本文摘自:企業網D1Net

SDN路徑之爭:到底是誰說了算? 掃一掃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友情鏈接廣告服務會員服務投稿中心招賢納士

企業網版權所有©2010-2020 京ICP備09108050號-6

^
甘肃快3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